海南文明网首页 >> 要闻聚焦
过去10年海南建成乡村学校少年宫250所 受益学生近100万人
发表时间:2021-1-8 来源:海南日报

“哩啊哩啊哩哩美……”1月6日11时许,临高县新盈中心学校少年宫里传来阵阵悠扬的临高哩哩美渔歌。一曲唱毕,余音绕梁,窗外不知何时已围满了刚刚放学的师生。

  “少年宫把孩子们的心留在了校园。”如该校校长王伟所说,近年我省着力推进建设的乡村学校少年宫项目,为乡村未成年人丰富精神生活、健康快乐成长创造了良好条件。

  2011年至今,我省共建成乡村学校少年宫250所,受益学生近100万人。不仅临高等5个原国定贫困县如期完成了乡村学校少年宫乡镇全覆盖任务,海口等8个市县也自我加压,实现了乡村学校少年宫乡镇全覆盖。

  从无到有

  点点星火渐成燎原之势

  从教30年,王伟深知课外精神文化生活对于青少年的重要性。2007年赴任新盈中心学校校长后,他就着手给学生打造“第二课堂”,引导他们发现和培养兴趣爱好。

  但是,城乡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在海南乃至全国长期存在。王伟还记得,最初给学生组建兴趣小组时,各方面条件可谓捉襟见肘——没有活动教室,就用放学后空出来的普通教室;没有活动经费,就从学校其他经费里挤出钱来购买设施设备。

  这样的窘境,在2011年终于得到改善——在中央文明办、财政部、教育部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海南正式启动乡村学校少年宫建设工作。入选首批项目学校的新盈中心学校拿到了15万元建设经费,成立了由校长担任办公室主任的领导小组,真正放开手脚去完善孩子们的“第二课堂”。

  由点及面,在新盈中心学校等试点学校的示范带动下,250所乡村学校少年宫建设工作在10年间相继启动,点点星火渐成燎原之势。

  建章立制

  保障项目规范有序运转

  为切实加强对乡村学校少年宫建设工作的领导,项目启动之初,省文明办、省财政厅、省教育厅就联合制定下发了《海南省乡村学校少年宫项目管理实施办法》《海南省乡村学校少年宫考核评估标准》等文件,规范做好项目学校的申报审核、资金下拨、调研检查及经验推广等工作。

  临高县文明办副主任张笙发介绍,每年年末,该办都会牵头组织财政、教育等部门,对各乡村学校少年宫项目运转情况进行考核评估,表彰成绩突出的少年宫及其主任、管理员、辅导员,并通过“以奖代补”的方式,分3个层级给项目学校拨付运转经费,真正做到激励先进、鞭策后进,有效地保障了少年宫日常运转和活动开展的规范有序。

  有了激励和鞭策,10年间,各个乡村学校少年宫不仅硬件设施得到不断完善,师资力量也在持续增强——各市县把参与少年宫建设工作情况和成效纳入教师绩效考核内容,作为评选“师德标兵”“优秀教师”等先进典型的重要依据,一方面增强少年宫辅导员队伍的稳定性,一方面吸引城市学校教师到乡村学校担任少年宫辅导员。

  张笙发说,临高正在探索建立辅导员资源库,充分发挥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青少年活动中心等机构的作用,统筹调配教师帮助有需要的学校建设少年宫,并定期对各少年宫项目设置及活动开展进行指导。此外,各学校也在广开渠道,邀请有专业特长的民间艺人、“五老”人员、志愿服务团体等到少年宫开展辅导活动,深受广大学生欢迎。

  长足发展

  承载力影响力不断扩大

  “全国中小学中华优秀文化艺术传承学校”“全国青少年校园篮球特色学校”“海南省海洋意识教育特色学校”……新盈中心学校的会议室里,金色的牌匾挂了满墙。王伟颇为自豪:“这些荣誉的获得,与少年宫的建设密不可分。”

  对此,该校书法教师王丙仁很是认同:有了少年宫,学生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极大改变——学了书法的变得沉稳,学了舞蹈的变得开朗,学了围棋的变得善于思考……更令他们惊喜的是,从前放了学就往游戏厅跑的“问题学生”也收了心,主动参与到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中来。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提高孩子们参加少年宫活动的积极性,我省各有关部门积极建设了“校园展示、市县级展评”展示平台,组织各地各校学生同台竞技、相互交流。新盈中心学校学生曾燕雪就曾登上县里、省里,乃至在省外举办的全国性文艺比赛,将临高哩哩美渔歌唱响四方。

  省文明办调研发现,当前,我省各乡村学校少年宫一般都开设有10个以上的活动项目供学生选择,涵盖了德育、文艺、体育、科普、手工、技能等多个门类,学生参与率普遍达到80%以上。

  不少学校还打造了富有地域特色、民族特色的品牌活动,比如,海口市灵山中心小学依托当地民间艺人和邻近高校师生资源丰富的优势,打造了八音队、舞蹈队;琼中、乐东、白沙等市县突出少数民族特色,开设了民歌、竹竿舞、黎族织锦等特色活动项目,使得少年宫不仅成为学生课外活动的好去处和思想道德建设的好载体,也成为青少年传承非遗文化、弘扬传统技艺的好阵地。

  省文明办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我省将继续加大乡村学校少年宫建设力度,指导各市县加大投入,推动少年宫建设工作由乡镇中心学校向村级小学延伸,让更多的乡村未成年人从中受益。(记者 陈蔚林 实习生 王梦洋)

相关新闻